西伯利亞教育計劃

數 月前,二十出頭的波蘭Didi Bhasvatii被派至遠東地區的俄羅斯服務。起初Didi只是藉著在學生時期所習得的初淺的俄文與當地的人們溝通,到現在Didi己經可以用非常流利 的俄語與當地人溝通了,這對於她在當地工作的推展實在助益良多;然而就在同時,Didi也為了這些窮苦的同胞們的受苦而感到心力交瘁,每當她聽到有人向她 說:「Didi我該怎麼辦?我今天沒錢買麵包了,我的孩子沒有鞋子、衣物、交通費和教科書,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Didi總是盡其所能的幫助這些人。去冬她就已把她大部分可以保暖的衣物,送給那些在嚴冬下沒有衣物可禦寒的人們。然而她還是感到相當的無奈與無 助,因為有許多的俄羅斯人在其他的基本需求都非常需要人們的援助。Didi也說了,大部分的俄羅斯人對他們自己的前途都不存任何一絲的希望;對俄羅斯經濟 的復甦也都已心灰意冷。他們的生活陷入極端的困境中,謀生也愈來愈困難了。自從去秋以來,盧布一下子就貶值百分之四百之多,進口的食品也漲到四倍之多,但 是他們的薪資仍然維持在原本的額數。根據去年十月在亞洲週刊上的一個統計資料,相較於去年八月的百分之二十的數目,約有百分之三十三的俄羅斯人,也就是三 分之一的人口數,生活在極度貧窮的標準之下。盧布的貶值至今已六個月了,我想它的貶值率可能會再攀升更高。在新聞週刊(Newsweek)上一篇名為「俄 羅斯農業」的文章中指出:在俄共時期百分之八十的食物是以進口為主。現在大部分的俄羅斯人根本就沒有足夠的錢去買這些昂貴的進口食物,麵包和馬鈴薯是俄羅 斯人的主食,一些所謂「高收入戶」才買得起麵包和其他的一些蔬菜;「有錢的人」則買得起水果和其他的一些進口的物品。加上天災之故,今年的收成也特別的 差。由於價格的攀升,使得麵包和馬鈴薯這種較便宜的食物,對許多中貧階級的人而言也是一奢侈品了,生活於是陷入無底的痛苦深淵,麵包的價格比前幾個月又漲 了二陪之多。由於大部分的人都食用了許多澱粉類的食物,於是他們的體型看起來都相當的高大,但這些都是假象,由於沒有營養的食物、再加上生活的壓力和心理 上的沮喪,大部分人健康狀況的都非常的差,再加上許多嚴重疾病的侵襲,癌症已成為一個很普遍的疾病。很多公家機關的雇員己經年餘未收到薪資,有時他們也會 收到馬鈴薯來代替薪水。根據國家報(Nation newspaper)的報導,光在首都莫斯科涷死街頭的人數,今年冬天就高達百餘人之多!

去年夏天我拜訪位於西伯利亞南部的城市伯力市(Khabarovsk),令我感到很吃驚的是大部分公寓的電梯都壞了,而樓梯間也都非常的暗,可能所 有的電源都壞了吧!這些建築物看起來都非常的老舊,即使是我認識的一位帶著女兒同住的富有女生意人所住的裝潢漂亮的公寓的樓梯和電梯也是如此。其他還有還 有一些另我感到非常沮喪和同情的情況,大約百分之五十的婦女與他們的丈夫分居,這當中不論是被遺棄、離婚或者是未婚的皆大有人在。其中有許多母親還需要扶 養許多的子女,而她們都要自己去設法去解決經濟上所問臨的問題,這些另人感到可悲的情形大部分來自男性酗酒所致,在俄羅斯人的文化裏,伏特加酒是相當便宜 且必需的產品。此外,受到共產制度的影響,健全的家庭制度和強烈的道德感是不被鼓勵的。

以上我所提及的這一些真實悲慘的事實,都是目前俄羅斯這個巨大的國家所面臨的許多不為人知的一面。

年輕熱忱的Didi很認真、刻苦的在海參威(Vladivasstlk)開設一間以新人道主義為本的幼稚園。這個學校為的就是要幫助這群困苦的孩子 在道德觀、世界觀以及精神價值的提升,除此之外,基本學科的教導,以全方位發展他們潛力,以造就一個負責任、無私、好品德、關心他人,同時也是一個願意為 未來付出的好公民。

目前學校面臨許多的難題,特別是經濟上的援助。目前每個月需要付出約台幣八千元的費用,雖然有些小朋友的學費補貼,但是仍然欠缺很多,希望能有每個月定期的捐助,以助此學校能順利的運轉下去。